企业热点

谁是谁非?不输水致鱼苗大量死亡,养殖户质疑泔惠渠管理处,双方各执一词

来源:腾氏水产网 时间:2021-06-01 13:55 查看:493/次

  安某承包乾县城关镇黑豹峪水库养鱼,但从去年3月至今年5月,水库水位逐渐下降,鱼苗陆续死亡。安某认为这是负责给水库供水的泔惠渠管理处拒绝供水导致。对此,该管理处负责人表示,不能供水是因水渠损坏,并不是人为原因。

5月19日,已经得到输水的黑豹峪水库一角漂浮着一些死鱼


5月19日,已经得到输水的黑豹峪水库一角漂浮着一些死鱼


  01、养殖户:水库一年多得不到输水 鱼苗大量死亡

  5月19日,安某介绍,2012年5月,他和乾县泔惠渠灌溉管理站签订《黑豹峪水库养殖经营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泔惠渠灌溉管理站将黑豹峪水库承包给安某养鱼,承包期14年,从2012年5月至2026年5月,承包费为每年1200元。合同还约定,“在乙方承包期内水库如水量不足,各种费用由乙方自行解决,与甲方无任何关系”“在乙方承包期内因水库的水质变化给乙方造成的经济损失与甲方无任何关系”。

  此外,安某和泔惠渠灌溉管理站2017年还签订了《委托协议书》,约定“泔惠渠灌溉管理站对安某提出的库内输水申请,在渠道输水能力允许下及时满足,水费单价按杨家河毛量计算,单价0.03元/m。”“安某在抗旱灌溉季节应及时向泔惠渠灌溉管理站上报用水计划,申请用水方量,保障农作物灌溉及时有效。”


今年早些时候,黑豹峪水库鱼苗大量死亡


今年早些时候,黑豹峪水库鱼苗大量死亡


  安某称,承包水库后,他开始养鱼,最初一共投下50万尾鱼苗,和泔惠渠灌溉管理站的合作也比较顺畅。“水库在养鱼的同时,还负责周边1000多亩农田的灌溉。村民有灌溉需求时,由我向管理站申请用水,再通过水库灌溉农田。单纯养鱼,每年一般需要补水两次,每次补水约10万m、水费3000余元。但去年3月,泔惠渠管理处最后一次向水库输水后,直至今年5月13日,一年多时间未向水库输过一滴水,期间我多次找管理处工作人员和负责人,他们总有各种理由推脱,一会说他们在扶贫,一会说水渠坏了。随着水库水位逐渐下降,我养的鱼开始陆续死亡,期间我也采取了一些自救措施,从水库另一边抽渗出去的水补水,但于事无补,鱼还是大量死亡。由于水位太低,想把鱼打上来也不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死鱼着急。今年5月13日,我养了八九年的鱼死的差不多了,水库才把水输过来。只按水库养殖10万尾鱼算,此次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也都两三百万元了。”安某气愤地说。


今年早些时候,黑豹峪水库鱼苗大量死亡


今年早些时候,黑豹峪水库鱼苗大量死亡


  02、管理站:水渠一直无法修通 养殖户恶意诬告

  5月19日,在黑豹峪水库看到,此时水库水位正常,库边飘着一些死鱼,发出腥臭味。安某说,水是5月13日输过来的,这次他们并没有申请用水,“鱼死光了,水来也没啥用了。”安某说。

  安某出示的一些视频显示,去年冬季及今年以来,水库水位很低,岸边、水面上飘着死鱼。

  5月19日,泔惠渠管理处负责人杨某称,安某近期通过多种渠道反映水库的问题,他们给相关部门都进行了汇报、说明。不输水是因为水渠施工等因素影响,非人为原因。

  杨某出示了两份报告,4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2020年3月,管理处向黑豹峪水库输水3万m,有效缓解了旱情。2020年7月,安某口头提出输水申请,当时管理处忙于精准扶贫工作,告知其随后输水。7月中旬降雨增多,安某再未申请输水。2020年10月,安某再次申请输水,但灌区节水配套改造项目已经全面施工,水渠无法输水。“由于工程量比较大,加上去年冬季无法施工,水渠一直没有修通。今年以来,工作人员都是加班加点施工,才于5月12日将水渠修通,随即便向黑豹峪水库输水了。”杨某说。


今年早些时候,黑豹峪水库鱼苗大量死亡


今年早些时候,黑豹峪水库鱼苗大量死亡


  泔惠渠管理处5月份的一份汇报材料中称,养鱼需要养殖设备,但安某在水库养殖无基础增氧设施。2021年5月14日,乾县普降大雨,气温下降水底有害物质上窜至水体表面造成缺氧,导致库区内鱼苗部分死亡。此外,该材料中称,安某此前在库区经营农家乐,2019年该农家乐因违建被拆除,安某因此事心理不平衡,才对泔惠渠管理站进行恶意攻击。

  对于泔惠渠管理处的说法,安某并不认可。安某称,水渠去年10月开始施工无法输水,这个没有办法。但去年3月至10月,他多次找过泔惠渠管理处要水,这么长时间不输水,说不过去。

445544现场开奖